李克強非洲演講“話中話”
  “中國古代哲人說:‘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原文出自於《論語·雍也》,意為幫助別人就是幫助自己。這是儒家道德修養中用於處理人際關係的重要原則
  《瞭望東方周刊》記者錢賀進、特約撰稿丘美芳 | 報道
  當地時間2014年5月5日11時許,中國總理李克強在非盟總部就中非關係發表演講,這是他在非洲四國“傳承之旅”中的第一次公開演講。
  在這場請柬難求的演講中,李克強不僅回顧了中非之間歷久彌新的友誼,還對當前中非合作提出了若干原則和支點。
  在5000多字的演講中,他多次引用諺語、典故——比如“蜘蛛合力,足以網住獅子”——贏得了全場的熱烈回應。
  讀懂這篇演講,必然會對1949年以來中非關係——歷史、現狀及未來,有一個完整清晰的認識,也使中國讀者對於這塊熟悉而又陌生的大陸有更為深刻的瞭解。
  為此,《瞭望東方周刊》邀請兩位專家對李克強此次演講進行瞭解釋和解讀,他們是中國社會科學院西亞非洲研究所研究員劉乃亞,南京大學非洲研究所教授薑忠盡。
  “這是我擔任中國政府總理後首次訪問非洲,也是我第二次踏上這片神奇的土地。”
  2008年,李克強曾以國務院副總理身份訪問埃及。
  今年訪非,李克強將在一周內到訪埃塞俄比亞、尼日利亞、安哥拉、肯尼亞和非盟總部。這是中國新一屆政府總理首次訪非。
  一年多來,中國領導人連續兩次訪問非洲大陸。而李克強任總理後雖曾多次出訪,此行首次由夫人陪同,也顯示出中非之間的特殊關係。
  “我們這一代中國人,是聽著非洲民族獨立運動的故事……成長起來的。”
  20世紀50年代中期到90年代,非洲人民通過武力、政治運動等手段,反抗殖民統治,先後建立獨立國家。在非洲民族獨立運動中,新中國給予了支持。如阿爾及利亞等國爭取獨立時,中國給予道義、物資的支持;埃及宣佈將蘇伊士運河收歸國有,中國強力聲援。
  “非洲國家整體實力不斷增強,一體化進程逐步加快,在全球發展、氣候變化、國際治理體系改革等重大問題上休戚與共,共同發聲。”
  非洲各國效仿歐盟,達成非洲一體化的共識。最早的泛非組織可上溯到1963年成立的非洲統一組織——非盟前身,這是非洲國家團結協作的“指揮棒”。按照非盟既定目標,非洲將在2014年通過合併東非共同體、東南非共同市場以及南部非洲發展共同體三個區域經濟體,建立一個地區自由貿易區,在2017年建立涵蓋整個非洲大陸的自由貿易區。
  非盟成立和平與安全理事會後,非洲政變次數明顯減少。經濟上,東部和南部三個區域經過6年談判後,將於2014年6月簽署合作協議。
  但總體上泛非一體化推進有限。南部和東部非洲由於政局穩定,發展勢頭相對較快。政局的動蕩、內部利益衝突及歐美掣肘,使得非洲復興之路多了幾分坎坷。
  “50年前,周恩來總理連續訪問非洲10國,提出了中國處理同非洲及阿拉伯國家關係五項立場和中國對外經濟技術援助八項原則。”
  1963年12月至1964年3月1日,時任中國總理周恩來、副總理陳毅率中國代表團首次訪非,先後到訪阿拉伯聯合共和國(今埃及)、阿爾及利亞等10國,掀起了新中國與非洲國家建交的第一次高潮。
  五項立場即“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八項原則即“嚴格尊重受援國的主權,絕不附帶任何條件,絕不要求任何特權”、“以無息或者低息貸款的方式提供經濟援助,在需要的時候延長還款期限。以儘量減少受援國的負擔”等。
  “新世紀以來,發展步伐加快,年均增長超過5%,是全球經濟成長最快的地區之一”
  自20世紀90年代開始,非洲經濟較快增長。目前,非洲正成為全球經濟發展速度最快的大陸。2012年,約四分之一的非洲國家經濟增速超過7%。非洲發展銀行預計2014年非洲經濟增幅將達5.3%。中國政府非洲事務特別代表鐘建華2013年曾表示,非洲國家GDP增長快速,與上世紀80年代的中國類似。
  非洲經濟總量2萬億美元,占世界的2%, 約為中國的四分之一,比印度的經濟總量略高。
  “為了支持南部非洲國家民族解放事業和打破種族隔離制度封鎖,中國人民勒緊褲帶援建了坦贊鐵路。”
  坦贊鐵路又稱自由鐵路,是連結坦桑尼亞港口城市達累斯薩拉姆與贊比亞中部城市卡皮里姆波希的一條鐵路,建於1970至1975年。當時南部非洲種族主義盛行,贊比亞是反對種族主義的堡壘。南非政權對贊比亞進行軍事打擊,贊比亞內外交困。中國援建的坦贊鐵路打破了當時南非種族主義政權的封鎖,保證了贊比亞的主要收入來源,為支援南部非洲的民族解放鬥爭發揮了積極作用。
  “勒緊褲帶”是指中國政府在當時人均GDP僅約100美元、外匯儲備1.66億美元的情況下,為坦贊鐵路提供無息貸款9.88億元人民幣。超過60名中國工程人員犧牲在坦桑尼亞和贊比亞。半個多世紀以來,有700多名中國援非人員獻身非洲。而中國援助非洲約270個基礎設施項目,占到援非項目總量的四分之一。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去年成功訪非,把中非新型戰略伙伴關係提升到新的水平。”
  2013年3月下旬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非洲,指出中非經貿關係的發展方向:一是使雙方合作由粗放增長到集約發展轉型;二是拓寬合作領域;三是為雙方企業創造公平、透明、安全、便利的商業和投資環境;最後幫助改善民生,支持非洲國家實現千年發展目標。習近平訪非時,提出3年內向非洲提供200億美元貸款。李克強此次訪問,在此基礎上新增120億美元援助。
  “在中國恢復聯合國合法席位時,非洲兄弟喜極而泣,歡呼這是發展中國家的偉大勝利。”
  毛澤東曾說,“中國是被非洲兄弟抬進聯合國的”。1971年10月25日,第二十六屆聯合國大會以76票贊成通過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其中26票來自非洲國家。投票當天,坦桑尼亞駐聯合國代表薩利姆身著中山裝入場,最後高興得手舞足蹈。
  “中國將與非盟和非洲國家共同實施‘農業優質高產示範工程’,提升非洲國家農業技術水平和農產品產量。中方還將實施‘中非農業陽光計劃’,未來5年為非洲培養2000名農業技術和管理人員。”
  非洲大部分國家都以農牧業為主體,解決吃飯問題是頭等大事,但當地機械耕作與水利灌溉設施薄弱。自上世紀60年代起,中國先後在30多個非洲國家建立了40多個農業合作項目。中國對非農業援助,最早以農場援助為主,大多虧損。90年代後逐步調整策略,政府搭台、企業投入。農業投入往往周期長、收益慢,企業態度謹慎。推動上述兩項合作,表明瞭中國極大的誠意。
  “2013年,中非貿易額達到2102億美元,是1960年的2000多倍。中國已連續5年成為非洲第一大貿易伙伴國。中國對非直接投資從無到有,存量超過250億美元。”
  2009年以來,非洲地區吸收外國直接投資連續下滑,但中國對非直接投資快速增加。非洲是中國企業“走出去”的重要陣地。如今在非投資的中企已超過2500家,非洲成為中國的新興投資目的地和第二大海外承包工程市場。中國在非洲建設了多個經貿合作區和工業園,提升了非洲的製造業水平。如埃塞俄比亞,得益於中國投資,正逐步成為非洲的製造業中心;據非洲當地媒體報道,2013年中國對贊比亞的各類投資高達20億美元,幾乎占贊全國GDP的一成。
  “一位詩人曾說:‘和你一同笑過的人,你可能把他忘掉,但是和你一同哭過的人,你卻永遠不忘。’”
  語出美籍黎巴嫩作家紀伯倫的《沙與沫》。“一起哭過”指中非歷史的共性——非洲是發展中國家最多的大陸,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都曾經被西方列強侵略掠奪,有相同的歷史命運,也有發展經濟、提高國際地位的共同發展目標。
  “在國際多邊舞臺上,中非往往具有共同的關切,相同的立場;在維護地區安全穩定上,中非始終保持良好的溝通與對話。”
  中非的相同關切,如處理國際事務時,對西方發達國家以“人權高於一切”之名行干涉主義之實的雙重標準都深惡痛絕;中非在維護地區安全穩定上,有多個溝通良好的對話機制,如中非合作論壇已舉行五次。
  “中國古代哲人說:‘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
  原文出自於《論語·雍也》,意為幫助別人就是幫助自己。這是儒家道德修養中用於處理人際關係的重要原則。
  “中國政府倡議實施中國企業與非方建立合資航空公司,提供民用支線客機,共同發展非洲區域航空業。”
  非洲國家城際間的短途航空服務較薄弱。非洲有需求,中國航空企業也有這方面的投資興趣。同時,中國目前自產民用支線客機主要為中航飛機生產的新舟系列,以及中國商飛製造的ARJ21系列。前者已出口東南亞及非洲國家,後者也有國際用戶訂單。若與非方建立合資航空公司,將有利於國內支線客機出口。
 
(編輯:SN063)
創作者介紹

越南

ifioyabsap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