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海網(微博)12月5日訊(海峽導報記者 吳生林)由柯建銘開始的關說案鬧到現在,政壇死的死傷的傷,“法務部長”曾勇夫第一時間黯然下臺,“檢察總長”黃世銘也遭到起訴,狼狽不堪。對此,臺灣淡江大學大陸所教授潘錫堂將在海峽導報發表評論文章說,黃世銘落到今天的處境,其最大錯誤是不該試圖想著用政治來收拾關說案。
  潘錫堂說,雖然稍早前“監察院”以5:5票,未通過“檢察總長”黃世銘的彈核案,黃世銘雖暫時躲過一劫,卻仍未逃過朝野“立委”的集體追殺,此外,他還要面對臺北地方法院、“檢察官評鑒委員會”等司法及行政關卡的大刀。臺灣政治的詭譎多變,豈是一句“造化弄人”或“豬羊變色”足以形容?簡單地說,黃世銘最大錯誤,是他沒有站穩司法人的法律立場,卻思前想後試圖藉政治的力量來收拾這樁關說案;沒想到,這片灰濛濛的政治大地卻是邪神當道,反將他吞噬。
  責任編輯:吳生林  (原標題:黃世銘最大錯誤是不該用政治來收拾關說案)
創作者介紹

越南

ifioyabsap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